您现在的位置是:必博娱乐官网 > 必博娱乐官网 >

怎么看待这些记载?

2021-06-19 12:11必博娱乐官网 人已围观

简介秦始皇像文中那个说岳麓秦简1003+0998+C10-4-13记载,秦国的徒隶城旦舂中甚至有很多还在蹒跚学步的婴幼儿,这些婴幼儿也全部要衣傅城旦舂具,穿奴隶衣服和佩戴刑具。在秦始皇陵旁的赵背户...

  像文中那个说岳麓秦简1003+0998+C10-4-13记载,秦国的徒隶城旦舂中甚至有很多还在蹒跚学步的婴幼儿,这些婴幼儿也全部要“衣傅城旦舂具”,穿奴隶衣服和佩戴刑具。在秦始皇陵旁的赵背户刑徒墓地,埋葬了大量非正常死亡的徒隶和居赀,其中还有妇女和儿童。M35出土的儿童骨架,下肢残断;M41遗骨头上有刀伤,腰部被斩断;M34出土五具骨架,全部是被肢解的;M33的骨架有刀伤,俯身做挣扎状(《文物》1982年3期)。

  并不是像有些人说的岳麓秦简1003+0998+C10-4-13秦国的徒隶城旦舂中甚至有很多还在蹒跚学步的婴幼儿,这些婴幼儿也全部要“衣傅城旦舂具”穿奴隶衣服和佩戴刑具,这种说法纯属对秦简内容的错误解释,是完全颠倒了简文含义。

  1003+0998+C10-4-13岳麓秦简原文是:制诏御史“闻反者子年未盈十四岁,有罪为城旦舂者,或婴儿殹(也),尚抱负及毚能行,县官即皆令衣傅城旦舂具,其勿令衣傅之”;译文意思是制诏御史:听说有县官让反者子不到十四岁的小孩穿戴刑徒服饰和刑具,皇帝特意命令不要让小孩穿戴徒隶服饰和佩戴刑具。

  还有那个(《文物》1982年3期)有关《秦始皇陵西侧赵背户村秦刑徒墓》是在32座墓坑内共发现有100多具尸骨,6具是残缺肢体,100具尸骨94具骨架基本完整,并不是有些人所说的发现埋葬大量非正常死亡刑徒和居赀。而在帝王陵发现尸骨也不是秦始皇陵独有的情况,像《汉阳陵刑徒墓地考古与西汉刑徒生活探析》,在泾阳县高庄镇汉景帝阳陵,发现一处8万平方米的刑徒墓地,经过勘测埋葬了上万具尸骨;像2006年陕西考古勘探汉武帝茂陵占地60万平方米以上,发现了刑徒修陵人墓地,经勘测预计埋葬的修陵人尸骨有两万具以上。秦陵刑徒墓地的规模并不比汉阳陵、茂陵两座帝陵的规模大。而西汉帝陵中长陵,平陵,杜陵等也都勘探出刑徒墓地的存在,成帝给自己修延陵、昌陵时“卒徒蒙辜,死者连属,土比谷贵”,在《汉书》亦有记载,死的刑徒数量庞大。

  秦简原文记载是:廿八年迁陵隶臣妾及黔首居赀赎责(债)作官府课。泰凡百八十九人。死亡(率)之六人六十三分人五而死亡一人。已计廿七年余隶臣妾百一十六人。廿八年新入卅五人。凡百五十一人,其廿八死亡。黔首居赀赎责(债)作官卅八人,其一人死。(里耶秦简7-304)

  秦简译文是:在二十八年迁陵的隶臣妾及黔首居赀赎责(债),总共有189人。死亡六人六十三分人五亡1人。(明细即)统计二十七年有隶臣妾116人,二十八年新增35人,共151人,有28人死亡,普通黔首居赀赎债的有38人,死亡了1人。

  像关于岳麓秦简“伪私书”案,即“学”伪造冯将军书信诈骗案,其实起因是因为“学”不勘他父亲暴打而逃亡楚地,身上没钱,“学”就冒充冯将军义子骗胡阳少内官的钱财和bingqi,结果未遂。此案判决结果:一、将学处以耐刑(剃毛发),罚以隶臣;二,以服役的形式赎以耐刑。见《岳麓秦简“为伪私书”案例及相关问题》。“学”因为诈骗被处罚是正常处理。“学”是因为诈骗被处罚。

  而有些拿睡虎地秦简关于告的规定说事,并不通。其实《睡虎地秦简》对于告的规定是比《张家山汉简》告的规定处罚要轻。

  出土的张家山汉简《汉二年律》规定是直接对被告者弃市,汉二年律比秦的更严苛。汉简《汉二年律》规定:子告父母,妇告威公,奴婢告主、主父母妻子,勿听而弃告者市133(C32)。意思是:子控告父母,妇女控告公婆,奴婢控告主人、控告主人的父母妻子,都不予受理,而且对控告者弃市。

  汉简劫人、谋劫人求钱财,虽未得若未劫,皆磔之。罪其妻子,以为城旦舂。其妻子当坐者偏捕,若告吏,吏68(C286)捕得之,除坐者罪。69(C307)

  汉简有罪当黥,故黥者劓之,故劓者斩左止,斩左止者斩右止,斩右止者府之。女子当磔若要斩者,弃市。当斩为城旦者黥为舂,当赎斩者赎黥,88(C24)

  (简101)2065+0780 诱隶臣、隶臣从诱以亡故塞徼外蛮夷,皆黥为城旦舂;亡徼中蛮夷,黥其诱者,以为城旦舂;亡县道,耐其诱者,以为隶臣。

  而《亡律》也不是秦代独有的,汉代《亡律》承袭了秦代,在惩罚程度上虽有变化但变化也并不大。

  古代都有重刑的特征,周朝刑法,大辟五刑,墨罪五百,劓罪(割鼻)五百,宫罪(男性阉割、女性幽闭)五百,刖罪(砍脚)五百,杀罪五百,周穆王死后,墨刑和鼻刑变成了一千多条。在周朝最少有三四千条不能干的事,干了就是墨刑、劓刑、刖刑、宫刑、死刑。

  像在《孟子·梁惠王下》中记录了一段孟子与齐宣王的对话:“臣始至于境,问国之,然后敢入。臣闻郊关之内,有囿方四十里,杀其麋鹿者,如杀人之罪。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,民以为大,不亦宜乎?”从这段对话看出,当时的齐国法律规定:猎杀禁苑的麋鹿,等同于杀人之罪。这显然很残暴,把百姓性命等同于国君的麋鹿。

  而在后来的湖北云梦龙岗秦简中发现了大量关于禁苑管理的法规。相比之下,显得要人道多了。秦律文虽然划定了一定范围的禁区,禁区内禁止狩猎动物。但秦律对偷猎者幷不适用死刑。龙岗秦简33规定:“鹿一、彘一、麇一、麃一,狐二,当完为城旦舂。”

  这个文章中掐头去尾把魏律说成秦律,把魏奔命律中魏王的行为说成是秦王的行为,说秦王命令将军:商户赘婿还有耕种建筑不卖力的,都不喜欢,想把他们杀掉,但不好连坐 ,现发配从军,无需怜惜给肉吃,只给吃三成就够了,攻城时就当炮灰去填壕。把魏王的行为说成是秦王嬴政。这文章纯属误导人了。

  原文:廿五年闰再十二月丙午朔辛亥 ,告将军,(假)门逆旅,赘后父,或(率)民不作,不治室屋,寡人弗欲,且杀之,不忍其宗族昆弟。今遣从军,将军勿恤视。烹牛食士,赐之参饭而勿予殽。攻城用其不足,将军以堙壕。”魏奔命律。

  译文:“二十五年间十二月初六日,(魏王)命令将军:经营商贾和客店的,给人家做赘婿的,以及在百姓中带头不耕种,不修建房屋的,我很不喜欢。要把他们杀掉,又不忍连累他们的同族弟兄。现在派他们去从军,将军不必怜惜他们。在杀牛犒赏军士的时候,只赏他们吃三分之一的饭就够了,不要给他们肉吃。攻城的时候,哪里需要人,就把他们用到哪里,将军可以叫他们平填池壕。魏奔命律。”这个是魏奔命律。

  这条律是魏律,是魏奔命律,并不是秦律,王是魏王,并不是秦王。这条律法是睡虎地《为吏之道》出土时同《语书》一起发现于墓主腹下,由五十一支竹简组成,文章后面附有的两条颁布于公元前252年的魏国律法。

  这是出土的魏国律法,是一条魏奔命律,同时出土的还有一条魏户律。与秦王政没任何关系。

Tags: 秦始皇 

标签云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统计637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